滚动新闻:
首页 >> 知识产权

男子误闯拆违现场遭城管围殴怀孕妻下跪求饶

来源: 时间:2018-09-08 17:04:34

男子误闯拆违现场遭城管围殴 怀孕妻下跪求饶

邻居严柱家一片狼藉

昨天,肥东县店埠镇居民严保国来电称,邻居严飞在如厕途中遭到十多名执法人员殴打。“躲起来都没用,他们追到屋子里继续打,实在太狠了!”随后,赶到现场调查,当事执法人员坚称没有动手。

如厕途中发生冲突

今年26岁的严飞在一家机床厂做车工,下班回家时已接近凌晨2点。昨天上午9点左右,他被窗外的敲打声吵醒,突觉腹痛的他穿着短裤拖鞋,光着膀子就下了楼,沿着小路走向屋后茅厕。

“当时我们都知道店埠镇的执法队员在对严飞家屋后的一处建筑进行拆违,严飞不知道,他只想去上个厕所。”严保国是现场的第一目击人。“听到外头有声音我出门看时,严飞已经被一名穿着城管制服的人掐着脖子摁到了墙上。”严保国告诉,随即十几名正在进行拆违的执法人员全都围了过来,开始对严飞拳打脚踢。

随后,严飞在家人和邻居的帮助下跑到隔壁的严柱家,严柱试图将房门关上,但没有成功。严柱说,大家都试图拉架,严飞有九个多月身孕的妻子甚至下跪求饶,“但他们不理会,不但把严飞打得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还砸坏了我家许多家具。”

“整个过程约有二十分钟,最后我看他被打得不行了,就拨打了110和120,他们才住手。”严飞的婶婶张女士说。

在严柱家看到家具凌乱,电视机、电风扇和电饭煲等电器也遭了殃,地上还散落着严飞当时穿的两只拖鞋,部分已经断裂。

警方将进一步调查

在省立医院急诊中心,面色憔悴的严飞刚输完液,挺着大肚子的妻子在一旁陪护。

“中午过来就没讲过话,也没睁过眼,医生说必须住院观察。”严飞的妻子拿出医生的诊断报告,上面写着“头部外伤,多处软组织损伤”。

“我跪下求对方放过我们,可是没用。他们开始还想打我,看我是孕妇才没动手。”严飞的妻子说。

在的劝说下,严飞断断续续地描述了事发经过。“我想去上厕所,一个站在楼底下的队员不让,那人把我踹到墙边,我气不过还手了,后来一群人就来打我。我被人护着到隔壁邻居家里,他们还追进来,直到打得我躺在地上,感觉人都被打晕了。”

肥东县新城派出所民警告诉,他们赶到现场时没有看到打斗场景。“当时小伙子已经躺在地上不动了,随后被120送去了医院。”该民警称,根据现场情况和居民笔录,因拆违导致纠纷的可能性不大。“拆的不是严飞家房子,他没必要出头,他可能只是去上个厕所。”“具体情况我们还将进一步调查。”

执法人员否认殴打

在派出所见到了当时在现场的店埠镇城区管理中心副主任杨军。试图向其求证居民的说法,他先是三缄其口,然后表示:“是对方阻挠我们行政执法,我们队员只想把他弄到派出所。”

昨天傍晚7点多,杨军突然给打来,表示愿意说明事发情况,“下午在派出所的时候,他家里人也在,情绪比较激动,肯定说不了两句就要吵起来,我不想和他们再发生纠纷。”他解释道。

“当时我们在搞拆违,那小伙子(严飞)先在楼上莫名其妙地辱骂我们,后又要强行进警戒范围。”杨军说,由于担心无关人员进入拆违现场会发生危险,所以他们派了人在旁边守着。“见我们不让进,他就暴力阻挠我们执法,还先掐了我们执法队员。我们见状就暂停了拆违,想先把他带到派出所去处理,可是他极不配合,和我们拉扯起来。”杨军说,拉扯中严飞跑进了严柱家中,执法队员们也跟了进去。

至于严家人所说的动手打人,杨军表示纯属子虚乌有。“什么我们十几个人打他一个,什么他老婆下跪求我们,都不存在。而且,我们只是拉人,他那个邻居家里的东西我们绝没有动一丝一毫!”杨军说,他对严飞受伤感到诧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