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知识产权

官员替人担保贷款后身负债务拒绝还账

来源: 时间:2019-01-28 20:13:57

官员替人担保贷款后身负债务拒绝还账

“欠债还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但是,不少仍捧着铁饭碗的公务员、人大代表,随意替人担保后身负债务,却能赖则赖,成了银行等金融机构收回贷款最具阻力的“老赖”。为了和普通民间赖账人有区别,老百姓给他们取了一个专有名词——“官赖”。   作为“官赖”现象重灾区之一的仙居县,因社会信用环境相对滞后,到目前为止,拖欠金融机构借款的“官赖”有200多人,涉及金额3000多万元。前段时间,仙居县成立专项清收工作领导小组,对这些“官赖”进行了一次整治,首期追回欠款594.5万元。

有职业优越感,部分公职人员轻率担保

近年来,仙居部分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及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村干部等长期拖欠金融机构贷款,至今年5月25日,这些人员在全县金融机构欠贷3000多万元,涉及268人次。

据了解,银行等金融机构贷款时,比较看重担保人的情况,而党政机关和事业单位的公职人员因为工作收入稳定,所以这些人员出面担保贷款,钱比较容易贷到。

仙居部分公职人员觉得这体现了职业优越感,所以轻率地为他人贷款提供担保。仙居县人民法院的工作人员说,公职人员为他人做担保而担上债务的“官赖”占了一半以上。

“官赖”在还债问题上更是暴露出了特权思想。“有几次我们找到一些官员讨债,结果被很不客气地训斥了一顿,对方甚至还说‘我躺下来都比你高’。”一名仙居县信用社的工作人员表示,很多官员在面对他们追债时竟然显得理直气壮。

追讨“官赖”欠款阻力重重

仙居一些银行工作人员说,担保贷款在上世纪90年代最为盛行,而最具担保力度的人选就是公务员。“当时很多公务员的法律意识比较淡薄,认识的人让他们帮忙担保都答应,当时他们根本没料到被担保人会欠钱不还,最后账会算到自己头上。”银行的工作人员告诉,因为多数担保贷款中的担保人不止一个,所以在面对被担保人还钱的事情上,他们往往采取“互踢皮球”的方式,担保人之间互相扯皮。

也有些“官赖”,被催款逼得走投无路时,干脆耍起了赖皮,直接告诉借款银行自己没钱,要求延期还款,甚至是要求清还利息后转贷。

更有“官赖”,在还不上钱时,主动要求拍卖部分财产。但当相关部门要对这些财产进行拍卖时,才发现这些财产因为产权不明确,如一些集体建设用地,根本无法拍卖。

软硬兼施追回六分之一欠款

5月28日,仙居县委县政府专门召开专项清欠金融机构贷款工作部署动员大会,标志着全县专项清收金融机构不良贷款工作全面启动,这是仙居县首次由政府搭台的专项清收金融机构不良贷款工作,同时也以政府名义向不良借款、担保的官员们“亮剑”。

仙居县“清欠办”首先找欠款人谈话,做思想工作,规劝这些“官赖”尽快还钱,对于拒不还钱的顽固分子,则由法院强制执行。

仙居法院执行局副局长曹中设说,对于这些做不通思想工作的“官赖”,他们会责令其在规定的时间里申报财产,同时也会对其财产进行秘密调查和评估,在充分掌握证据后,如果“官赖”继续耍赖,他们就随时可以对其账户及财产进行冻结和查封,并限制其出境。对仍拒不履行义务的“官赖”,他们轻则司法拘留,构成犯罪的则启动刑事程序坚决予以打击。

自专项行动铺开至7月31日,该县已经追回欠款594.5万元,占了欠款总额的六分之一以上。

严打“官赖”之举属新尝试

曹中设介绍,之所以要先从“官赖”身上开刀,主要是看中官员们的“标杆”作用。

“对这些‘官赖’进行最先打击,主要是能够起到一种带头的作用。毕竟官员们的行为普通百姓都是关注着的,如果这些‘模范人员’都可以恶意拖欠债款,那就会在社会上形成一种不良风气,大家都觉得欠钱不还无所谓了,就会造成社会上的贷款更收不回来。”

曹中设表示,这样的打击行动是很有震慑力的,一些“官赖”因为拒不履行还款义务,被执行机关拘留并强制执行。此举让很多欠款不还的“老赖”感到很大的压力,陆续主动将未还的欠款还上了。

据悉,严打“官赖”的做法在我省还属创新之举,在全国范围都算得上是新鲜的尝试。

仙居“官赖”之最

官职最高的“官赖”

仙居县交通局某指挥部担任副指挥的陈某,是正科级别的官员。前几年为朋友担保贷款了3万元钱,后来朋友未还,陈某不得不担起还债的义务,但一直没还债。就在一个多月前,陈某迫于压力,跟该县纪委签下了还款协议,于7月30日将3万元钱还清。

拖欠最久的借款

原仙居县人大代表应某于1996年10月份担保贷款30万元,直到今年7月底才还上,拖欠了14年,是“官赖”欠款案中拖欠贷款时间最长的。

数额最高的贷款

仙居县政协委员王某,自1997年开始,因为做生意,向当地的信用社贷款10余次,共借了300多万元。后因做生意亏损,无力偿还。截至目前只归还银行贷款67000元,但王某表示,他会努力赚钱偿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