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合同纠纷

安徽巢湖六旬老太死守危楼对抗强制拆迁

来源: 时间:2018-11-25 16:54:39

安徽巢湖六旬老太死守危楼对抗强制拆迁

六旬老太死守危楼对抗强制拆迁。

六旬老太死守危楼对抗强制拆迁。

六旬老太死守危楼对抗强制拆迁。

人民8月19道 “安置补偿还没有谈妥,开发商就开始打毁砸山墙和楼顶,采取断水、割楼梯等手段逼迫我们搬走。”2010年8月18日,家住安徽省巢湖市小王庄供电局宿舍楼的六旬老人刘秀芝,向反映了她们家遭遇逼迫式拆迁的遭遇。她说,由于开发商野蛮拆迁,她所居住的那幢楼房几乎成了一座危楼。如果没有得不到一个合理的说法,她们一家人将在在危房里坚持到底,誓死不搬。

现场:“钉子楼”成了危楼

昨日上午,在接到投诉后,立即赶到刘秀芝老人家中。这一栋楼的后面,是一块拆迁后被整平的空地,上面布满碎砖块和瓦砾。前面的那幢楼房,正是原小王庄供电局宿舍楼。一位市民说,这幢楼房成了“钉子楼”。不过,他表示,能够理解住户的心情。

在现场看到,这幢楼房里一片空荡荡的,多数人家已经搬走。不少住户的门窗全部被拆掉,部分围墙被推倒。东边的山墙,被砸出两个大比门窗面积还大的“洞口”。走进楼梯口,发现,部分楼梯已经被切割掉,多层楼板的水泥被砸掉,裸露出一块块钢筋。俨然,这幢楼房已经成一座危楼。

焦点:安置和补偿问题产生分歧

刘秀芝老人住在401室,她楼下二、三层以及对面的住户都已经遭到不同程度拆毁,5楼楼顶也被到捣出几个大“窟窿”。如果遇到下雨天,楼上积水径直留下来。同时,自来水管道经常遭到破坏,家中经常被断水,有线电视也断了……

“种种破坏式的拆迁,无疑是要逼迫我们搬家走人。”刘老太说,她和丈夫于2004年10月在小王庄供电局宿舍楼购买了这套房子,实际面积为120平米。之后,花了10多万元将房子装潢,全家人搬进入住。2008年9月,因为合肥一家房产开发公司对这里进行开发,便启动了拆迁工作。因为该幢楼房新建不久,加上装潢投入较大,30住户联名上书,拒绝拆迁。刘老太提出,如果真要拆迁,必须等面积安置,赔偿她们家装潢款,同时她不想住小高层。但是,她的这一要求未被开发商认可。由此,双方产生分歧。

对峙:老太“死看硬守”等说法

据了解,这幢楼30户人家,已经达成拆迁协议的有17家,还有13家没有达成协议。真正在这里“死看硬守”的,还有4户人家。

“他们用尽各种手段威逼我!”刘老太说,为了逼迫我们搬走,他们上下左右“围攻”,毁楼顶,砸山墙、割楼梯、断自来水……真是无所不用其极。更有甚者,好几次拆迁,还雇佣了一帮不明身份的社会青年。有人告诉她,一旦她下楼,就会有人将她强行架走。

刘老太说,她家里还有一位80多岁的老母亲,真是受不了这种惊吓。又一次夜里,家中还受不速之客骚扰,别人说是小偷,但她怀疑这是有人在恐吓她们家。令她更气愤的是,常有一位妇女楼下指桑骂槐,叫骂“你们不搬,看你们能坚持多久!”

“我会死看硬守到底,直到他们给我一个合情合理的说法。”刘老太说,5月26日,国务院明确规定,补偿不到位不得强拆,但是他们还搞逼迫式拆迁,真是太肆意妄为了。为此,她报过几次警,也向巢湖市相关部门反映,均无济于事。

开发商:我们不可能那么做

“我们不可能那么做!”昨日上午,该开发公司有关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说,他们公司于2007年4月16日通过公开招标拿到这块地,拟建银屏雅苑小区,净地出让44亩,后因安置问题,将净地出让改为毛利出让,由他们公司自行拆迁。随后,公司委托巢湖市拆迁事务管理所负责该区域拆迁。该区域共有住户210户,已拆197户,还有13户未达成意向。按照协议约定,第一批拆迁户于今年6月就要交房,但是房子交不了,就是拆迁受到阻碍。

对于刘秀芝所反映的问题,该负责人给出了这样的解释。他说,她要求的房屋置换面积超过了实际面积,还要10万元补偿,并要求到别的区域安置,且是四、五楼。为此,公司无法满足她的要求。对于逼迫式拆迁一说,该负责人说,与他们公司无关,他们也不可能这么去做。

六旬老太死守危楼对抗强制拆迁。

六旬老太死守危楼对抗强制拆迁。

六旬老太死守危楼对抗强制拆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