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遗产继承

15岁少女宾馆服毒自尽留下日记称受不了

来源: 时间:2019-02-05 00:30:14

15岁少女宾馆服毒自尽 留下日记称“受不了”

“爸妈,我走了,再这样生活下去,我真的受不了了!我知道你们爱我,也知道你们是害怕我再次受伤害。”看着日记本上这行字,直到死讯传来,任女士才明白,这是女儿小求(化名)留下的遗言。6月8日,都安瑶族自治县一名15岁少女在宾馆服毒自尽,被发现后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自杀的原因仅仅是对家庭生活的不满。

小求曾经是一个无忧无虑的普通女孩,一切的转折点在去年9月。有一天,年纪相仿的保姆小青(化名)带她去都安县高岭镇玩,不料两人被一伙歹徒凌辱。

小求辍学了,在一家蛋糕店打工,家人对她的管教也变得严厉了。她的父母每天早上叫她起床,母亲帮她穿衣、梳头,父亲开车送她去上班,下班的时候也由父亲接回来。3个月前,小求交了个在发廊工作的男朋友卢某,她父母把卢某叫到家里,把小求曾被强奸的事情告诉了他。在小求的父亲韦先生看来,这些都是爱她的表现。小求却感到压力很大,她经常跟好姐妹小慧(化名)说,在家里住得很累,父母管教太严,对保姆小青比对亲生女儿更好,而要不是去年小青带她出去玩,她不会遭遇不幸,她恨小青,更恨她抢走了父母的爱,她想离家出走。

6月7日下午,小慧和男朋友张某在汽车站附近的一家宾馆开房。3时许,小求带着卢某来宾馆找小慧玩,晚上9时许才回家。11时许,小求在上对小慧说,自己回家后又被妈妈批评了,她决定离家出走一个月。

8日零时许,卢某借了辆电动车,把小求从家里接了出来,小求拿了家里的300元钱。两人在汽车站附近找了家宾馆住了一夜。

8日早上6时许,韦先生和任女士起床后发现女儿不在家,只见她床上放着一个黑色的日记本。任女士翻到最后一页,上面写着本文开头出现的那句话。意识到女儿离家出走后,任女士首先打给卢某,卢某谎称不知道。挂了之后,小求去了另一家宾馆找小慧,张某用自己的身份证帮她开了一间房。

12时许,小求打叫小慧去她的房间玩。小慧过去之后,只见小求满脸通红地说,她吃了很多药,上说这种药吃多了会死掉。小慧这才发现,床头有两个空的白色药瓶,地上放着几罐啤酒。小慧慌了,赶紧叫来男友,两人给小求灌啤酒,帮她催吐了两次后,她才有点清醒。谁知小求在床上躺了一两分钟后,突然脸色发黑,浑身抽搐,小慧这才打通知卢某、任女士,拨打了110和120。

几分钟后,卢某和任女士赶到宾馆,用三轮车把小求送到县人民医院抢救。但小求还是没被抢救回来。

6月9日中午,韦家与卢某在都安县安阳派出所协商。韦先生和任女士认为,要不是卢某把小求带去宾馆,小求就没有机会自杀,所以卢某应承担。双方最终达成一致意见,卢某赔偿韦家3万元钱。

任女士想起来,小求的日记里,最近频频提到离家出走,但家人之前并未在意。卢某和小慧说,小求经常跟他们提到对家庭不满,活着太累,不如死了算了。谁也没当真,直到悲剧的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