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经典案例

农民工讨薪1年未果欲买窃听器定位包工头

来源: 时间:2018-09-29 18:13:43

农民工讨薪1年未果欲买窃听器定位包工头

要价2000多元的“窃听器”(红圈内),原是价值两三百元的络。

农民工被包工头拖欠87000元工钱,一年讨要无果,也联系不上包工头。看到有广告称,可以通过号码定位对方位置后,他想买个窃听器,“定位”包工头,讨要工钱。

讨薪

找不到包工头,

农民工想“定位”他

“包工头欠我87000元,一年多了还没给我。我打他不接,我想买个‘窃听器’定定他的位?行吗?”1月3日,农民工张远田向河南商报求助。

张远田是河南省周口市郸城县人。据他讲述,2009年,位于周口市沈丘县纸店镇的中央储备粮沈丘直属库建粮库,一个叫姜守格的承包商承包了下来,并雇了他做轻包工。然而活干完了,钱却没结清。“他至今还欠我87000元钱。”

2010年,张远田都在想方设法联系姜守格,但姜守格避而不见,也从来不接张远田的。

上个月,张远田偶然看到一则广告,上面写着“窃听器,输入对方号码即可获知对方位置”等字样,他心动了。“如果‘窃听器’管用,我查到姜守格的位置,把他堵到车里,不愁他不还钱。”

根据广告上提供的,张远田联系上了一位自称姓刘的女士。刘女士告诉他,窃听器在郑州有卖的,功能不同,价钱也不同,一两千元价格不等。

一两千元对张远田来说不是小数目,于是,他想到了求助河南商报。

调查

换了多个地点后,卖家拿出一个“USB PHONE”

随后,拨通了张远田提供的售卖“窃听器”的。一位自称姓刘的女士说,她可以在广东遥控郑州的同事售卖。

刘女士介绍,只要将对方号输入“窃听器”,对方的短信、都能掌握,还能知道对方位置。对于这款机器,刘女士报价:2280元。对于约定时间地点碰头的要求,刘女士说:“到火车站再联系。”

昨日中午1时许,拨通了刘女士的,她要求在火车出站口附近等,“很快会有人来接”。经多次沟通,约30分钟后,男子A才打来:到布厂街豫泰大厦碰面。

到豫泰大厦门口约半小时后,男子B才来电称:工作人员都出去了,必须到花园路与丰产路交叉口碰面。最终,男子B将地点定在花园路与纬四路交叉口一报亭附近。

昨日下午3时30分许,男子C来送货,并称有事和男子B协商。在他提供的“窃听器”外包装上,写着“USB PHONE”等字样,以及用英文表述的“与全世界朋友免费通话,实现电脑对电脑的通话”等说明。

对于验货的要求,男子B称,还没充电,无法现场验货。而且,充电后要他们开通信号才可以使用,信号一旦开通,无法关闭,所以需要先付款。对于该“窃听器”的定位原理,男子B说“解释不清”。

这东西原是络

百科对“USB PHONE”的解释是:一种连接于电脑USB接口、能够通过语音软件拨打上任一其他电脑,实现PC to PC免费通话或者通过VOIP软件拨打全球任一普通和的新一代通讯产品。市面上,最贵的USB PHONE仅三百元。

昨日下午5时许,张远田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后感慨:“幸亏求助你们了。只是,接下来我该怎么讨薪呢?”

张远田说,他的很多同伴经过漫长的法律程序,也没拿到钱。“没招了,我才想了这个‘歪主意’。我现在只能求助你们了。”

截至发稿时,姜守格的,始终处于停机状态。

提醒

不要轻信所谓的“高科技”

对此,一位搞刑侦的王警官提醒市民:不要轻易相信所谓的“高科技”。

“真正的高科技,不是随便能够生产、使用的。”王警官表示,即使有窃听器,张远田如果使用,也侵犯了对方的权利。

“希望他早日通过正当手段拿到自己的钱。”王警官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