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婚姻家庭

河南安阳县饮用水严重污染村民中毒

来源: 时间:2018-08-26 22:02:05

河南安阳县饮用水严重污染 村民中毒

连续抽了几个月,井水还是乳白色。

大河9月10道安阳县铜冶镇富家沟村,两口深水井因被工业废水污染,今年5月25日曾导致数十名村民中毒住院治疗。事情虽然已经过去3个多月,尽管有关部门对污染水源进行了治理,但是群众依然有水不敢吃,生活用水仍然困难,难以走出心理阴影。

现场目击:

正在排放的乳白色的水

8月下旬,来到富家沟村。走进一户村民家里,便被他家的桶装饮水机吸引。

“俺家现在就靠它吃水啦!”这位村民说,过去吃的水都是从两眼深水井中抽上来,通过水管流入各户水窖,与村子一墙之隔有一个叫顺成集团的企业,在钻井过程中竟然将工业废水注入地下,才导致了几个月前村民中毒事件的发生。事件发生后的一段时间,政府也曾采取很多措施:救治伤员、清理水窖、抽水排污、发放补助、用消防车为村民送水等。

这位村民与正聊着时,另一位村民插话说,当时,政府曾协调顺成集团,由该企业打井供应村民吃水。大概是6月份,村里广播说,水质经过检测可以饮用,镇政府就停止了水车供水,村民又开始喝起了水窖中的水,但是不少村民饮用后有不适反应。为此,6月24日,村民们曾向安阳市信访局反映了该问题,镇政府又恢复了水车供水。“可是现在供水车又不送水了。他们说这次经过化验水质符合饮用标准了,但是村民们还是害怕再喝出什么问题来。”

现在村民们的生活用水是靠什么来解决的呢?这位村民对说,像他这样条件稍好些的村民,用的是8元一桶的纯净水;条件稍差些的,用的是50元一车的从外面买回来的水;实在是穷得买不起水的村民,只好硬着头皮喝水窖里的水。

富家沟是个有500余口人的村庄,沿着村里的小路,很快来到了村边一眼水井旁。只见水泵正将井水汩汩地抽出来,顺着水渠源源不断地流走。水呈乳白色,表面浮着浅浅的一层油状物,一些细小的白色颗粒顺着水的流动上下翻腾,浮起一层白沫,水渠边缘还附着一些暗红色的物质。

水渠边一位正洗衣服的妇女说,这口井原是供应村民生活用水的两口井之一,污染事件发生后,政府一直用这口井将污水抽出来排掉,已经排两个多月了,听说化验后水里面还有一项什么指标超标。

相关部门:

水污染事件已基本解决

为此,采访了相关部门负责人,他们大都认为,富家沟饮用水污染事件已基本得到有效解决。

铜冶镇党委书记马卫介绍说,事件发生后,县镇两级政府迅速行动,积极应对,责令顺成集团在非污染区域打水井,解决村民吃水问题。目前水质已经大大好转,中毒村民都已康复出院,每人发放9500元补助,群众生活用水得到了有效保证。

马书记说,6月2日,安阳市疾控中心对顺成公司供应村民饮用的井水进行了检测,结果为合格,遂停止了水车供水,后考虑到群众对于井水的恐慌情绪,才恢复了水车供水,“绝不是因为水井中的水不合格。”

那么,为何有村民饮用检测合格的井水后依然有不良反应呢?马书记解释说,当地属丘陵地区,群众用水窖存水的模式,可能会导致一些生物指标如结肠杆菌等超标,当时又是麦收时节,群众野外作业时,皮肤也会出现一些疱疹,这和水污染没有关系。“村民也通过其他渠道对水质进行了检测,结果正常。”

对于污染事件的起因,安阳县环保局长程士炜说,顺成集团在钻井过程中,违规使用工业废水对钻杆进行冷却,使工业废水渗入地下水源,从而污染了富家沟的饮用水井。5月26日,相关部门对污染的水源进行取样化验,结果为氰化物、挥发酚、氨氮、高锰酸盐指数严重超标。“这一事件是企业个别领导的个人行为导致的。”程局长强调说。

谈到事故的处理,程局长说,环保部门对顺成集团的企业行为处以23万元的罚款。

他说,根据法律专家的建议,事故追究需要形成一个证据链,一方面,要确定企业污染的地下水与村民饮用的地下水属同一地下水系,另一方面,要确定村民的症状是污染所致还是原发病引起的。进行地下水的勘探检测需要不少费用,因为费用难以协调,故追究的工作暂时搁置。

程局长说,目前被污染的地下水质已大为改善,根据检测,该水质的11项指标里只有氨氮1项超标,其他10项都正常。“可为什么我们昨天看到的水呈乳白色,还浮着一层油?”对于的疑问,程局长表示不大相信。

关于村民的病因,安阳县卫生局长石书云说,6月5日,经由北京等地请来的权威专家会诊,村民的症状有三种情况,一是急性轻度化学性胃肠炎,一是化学物质接触反应,还有部分症状属原有疾患所致。“专家对病人症状进行了定性:中毒期已过,重点在康复治疗和心理恢复。”

质疑:

心理干预能否到位 追究能否彻底

按照石局长的说法,6月初,专家就已建议将重点放在对村民心理恢复的治疗上,但当到达富家沟时,当地村民依然表现出一种因环境污染而失去安全感的恐慌情绪,他们无不“谈水色变”、“畏水如虎”,连经过相关部门检测合格的水都不敢饮用,宁愿从不高的收入中拿出一部分来买水喝。相当一部分村民还沉浸在几个月前那起污染事件的阴影中,时时担心自己会出现因喝污水而引起什么症状,有时可能是由于饮食不卫生造成的拉肚子,都会使他们担惊受怕。

从目前村民们的反应来看,确实需要有人来做他们的心理恢复工作。在村民的心理恢复上有关部门具体做了哪些工作,卫生局的有关负责人并没有解释。心理咨询和干预需要由专业人士来做,仅仅依靠村干部宣传,又能有多大效果呢?对此,深表疑虑。

井水污染事件发生后,地方党委、政府和相关部门确实做了大量工作,在很大程度上减少了事件对群众造成的影响,但追究事故的工作是不是可以快一些?按照相关领导的说法,追责的工作是因为勘探地下水的费用难以落实而暂时搁置,那么有关部门可不可以站在科学发展、关注民生的高度加大工作力度,早日使这一事件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